测绘科普
古地图中的晚清南京城市景观
来源:中国测绘 时间:2018-06-04

 清代的南京称“江宁”,是中国东南地区的政治、文化与军事中心。1842年,英国舰队进逼下关江面,中国被迫签订《中英南京条约》,揭开了晚清南京城市变迁的序幕。

 就城市景观而言,晚清的南京城历经了太平天国战争、战后城市重建、清末城市近代化转型三个发展阶段。这一时期,伴随着城市面貌的剧变,在中国传统舆图和西方测绘技术的双重影响下,新的南京城市地图大量涌现,成为今人解读其城市景观的重要图像文献。同时,配合史料及绘画、照片等其他图像资料,不仅能较好地从中窥见晚清南京的城市面貌,也能从时空叙事中明晰城市空间格局的变迁。

 1853年,太平军攻占江宁,将其更名为“天京”。在太平天国长达11年的统治时间里,南京城内景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巍峨的天王府以及遍布全城的多处王府,成为城内最壮观的建筑景观,而原清廷衙署则被大量拆毁或改建。同时,位于明皇城旧址的清八旗“驻防城”已在战火中化为废墟,著名的大报恩寺塔也在“天京事变”中被炸毁。用传统中国画技法绘制的清代《克复金陵图》就形象地描绘了1862年至1864年湘军围攻南京,最后破太平门城墙而入的情景。

 清军破城之际,南京城中人口不满3万人。清兵入城时的烧杀抢掠,使南京城几度成为人间炼狱。之后,清廷采取创设保甲、开办慈善、招商招垦、印书办学、征收厘金等重要举措,恢复对城市的管理和经营。同时,衙署、祠祀、书院等重要建筑得到复建,城墙、河道、街衢、市场得以修缮,旧时江宁城的传统城市面貌逐渐恢复。清代邓启贤题款的《江宁省城图》是一幅太平天国战争结束后刊刻的南京地图。该图以红色标注历史古迹或名胜所在,供访古之用。图中城墙、城门及山岗采用立体透视绘法,形成俯视全城的视角。官署、街巷、河塘、桥梁、寺宇、营卫等以墨线勾画,配以文字注记。图中还有多处文字简述地名沿革、典故、事件等,如金川门内注红字“李景隆叛迎燕师处”,是指明朝靖难之役时,燕王朱棣的靖难军兵临南京城下,李景隆背叛建文帝,开此城门投降,使南京陷落。在这幅图中,总督衙门在今南京总统府位置,江宁府署在城南的府东大街,上元县署在内桥北,江宁府学在成贤街以北……该图以描绘太平天国战争前的南京城市面貌为主,也表现了一些战争结束以后新出现的地理变化。

 清代袁青绶翻刻的《江宁省城图》是这一时期刊刻的另一幅重要的南京城市地图,其图面内容与邓启贤题款的《江宁省城图》基本相同,图右注文为“……自癸丑、甲寅久罹浩劫,囊之资考核寓凭吊者,行且荡为瓦砾矣,爰就家藏金陵省会城垣街巷旧图重付剞劂,贻我乡人……”由注文可知,袁青绶重新刊刻该图的目的在于怀念江南名都金陵,彼时金陵的建筑、文物已荡毁一空。

 伴随洋务运动与清末新政的开展,南京近代工业兴起,城市面貌逐渐趋新,浴火重生的南京城也开始了从传统政治都市向近代化城市的转型跨越。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以《江宁府城图》和《陆师学堂新测金陵省城全图》为代表,利用西方测绘技术所测制的南京城市地图。这两张地图分别由西方传教士和中国近代军事学堂利用西方测绘技术实测绘制,是形象反映当时城市面貌的重要测绘地图史料。两图均以西方测绘技术为主,同时结合中国传统城市地图的表达手法,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江宁府城图》中的注记有中文、法文两种。从地图内容来看,该图要素完备,城池形状与现代南京城市测绘地图基本相同,可见其测绘技术与精度控制已达到较高水平。该幅地图集中反映了19世纪90年代后期的南京城市景观,传统中国行政都市的空间特色在地图上一览无余,新涌现的近代城市空间要素也能在地图上一一展现,充满了时代气息,展示了一幅新旧更替、中西交融的近代中国城市图景。《陆师学堂新测金陵省城全图》系中国近代军事学堂采用近代测绘技术所实测的最早的南京城市地图。该图上的要素更为丰富,道路网络清晰,采用了等高线法来描绘地形。根据推断,该图的绘制或外业测制时间在1908年至1909年间,采用了与现代地图学符号相类似的表示法,绘图者使用面域涂色法来表示房屋、山丘等大范围地物,别具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