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科普
【地图】图说雄安变迁史
来源:中国测绘 时间:2018-04-23

北宋《历代地理执掌图》雄安地区局部

 四月如花,雄安新区在灿烂的春日里迎来 周岁生日。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联合河北省测绘资料档案馆,为雄安新区送上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利用地图档案编研制作的记录短片《地图上的雄安》,一幅幅记载着雄安前世今生的古今地图,讲述着这里的朝代更迭、疆域变迁、城市演进,见证了它的沧桑巨变。

 如今的雄安,到处是热火朝天的工地,街头巷尾布满了中国大唐、中国中铁等诸多“中字头”“国字头”企业,村落之间一个亚洲最大的高铁站即将诞生……在这背后,你怎会想到,这里已经历了数千年的历史沉浮,曾是春秋战国台地文化的发源地,曾是繁华一时的燕赵之都,曾是洒满热血的兵家必争之地。似乎冥冥之中,这片生机勃勃的沃土早已注定要承载起雄安新区这项国家千年大计。

 在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河北省测绘资料档案馆此次整理的馆藏珍品——宋代《历代地理指掌图》、明代《阅史约书》、清代《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以及上世纪80年代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 》等重要历史地图集中,在从中国国家图书馆补充收集到的《大清帝国全图》《保定府志》《容城县志》等图志资料中有关雄安地区的地图和县志记载里,雄安地区的历史沿革脉络逐渐清晰,在中国政治地理体系的演变进程中,它经历了“燕南赵北”“郡国交替”“边关重地”“京畿腹地”等具有鲜明特点的角色变化。

 整合这些地图之上的历史地理信息,不由让人惊叹不已——这片方圆百公里的土地,有着许多重大的考古遗址,也诞生过传颂至今的历史故事,沿着这些岁月足迹,或许我们不难发现那些能够指引新区发展规划的历史借鉴与重要参考,也不难解读出雄安新区的战略定位,以及它之所以成为国家千年大计的历史缘由。

燕南赵北

 在雄安地区秦以前的考古遗迹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标注的上百处新石器时期、战国时期的考古遗址,说明在当时这里的人类活动已经非常频繁。其中在著名的上坡遗址和南阳遗址中出土了大量带有“易市”陶文的陶碗、陶罐,从这些出土文物中可以想见这里当年经济繁荣、人丁兴旺的昌盛景象。由此,许多历史学家猜测,此处可能就是先秦时期的燕国都城之一——临易。而从古地图上可以推断,临易正是因其濒临易水河,故此得名。

 战国时期,雄安地区地处燕国之南,赵国之北,在中国最早的一部木刻板印历史地图集——北宋时期的《历代地理执掌图》中有过明确记载。此外,作为清代的历史地图集大成之作,《历代舆地图》中的《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也对雄安特殊的地理位置作了同样记述。这一时期,燕国为防边患,在南部边界修筑长城,是为燕长城,燕长城正从雄安地区穿过,因此雄安地区也有“燕南陲、赵北际”的称谓。

郡国交替

 以一张张古地图为向导,穿越到战国时期的南易水河畔,便可以重温一件著名的历史事件。战国晚期,秦国灭赵,随后兵临易水,燕国危在旦夕。燕太子丹为救亡图存,请勇士荆轲以献“督亢”地图为由,借机行刺秦王。今安新县安州镇西北立有一座青石碑,上书“古秋风台”。据刊于清康熙十九年的《安州志》记载,秋风台在城北易水旁,即燕丹送荆轲之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最终,荆轲刺秦失败,他所献上的“督亢”地图反而加速了秦朝统一六国的步伐。

 根据明代《阅史约书》的记载,到了西汉时期,雄安地区隶属幽州刺史部,其中雄县称作易县。后汉景帝封匈奴王降王为容城侯,封地在今容城地区,“容城”之名自此开始。到了东汉末年,公孙瓒在易县筑城,号“易京城”, 建安三年为袁绍所败。此后,归属建制几经更迭。

边关重地

 说起雄安新区,人们总会联想到辖区内素有“华北明珠”之美誉的白洋淀风光。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在历史上的很长一段时期里,雄安地区乃是兵家必争的边关要地,处在战争对抗的最前沿。

 五代十国时期,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自立为帝,为求契丹之援,向其割让燕云十六州,成为历史上著名的儿皇帝。燕云十六州北境地势险要,在战略上具有重要地位,而雄安地区大部分在此范围内。至此,雄安地区成为了北方政权和中原王朝争夺的焦点。 在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 》上,可以了解到雄安地区在割让前后的疆域变化。后周世宗亲征伐辽,收复位于现雄县西南的瓦桥关及其东北面的益津关、淤口关三关,在瓦桥关置雄州,雄县之“雄”便源于此。

 直到北宋,三关一线始终是边防要地。据《中国近代战争史》的描述,在宋辽之间20余年争夺燕云十六州的边境战争中,宋朝曾2次大举北伐,辽国曾9次南侵。作为边境重镇的雄州屡遭兵事,如今仍留有古战道、古城墙、点将台等战争遗址。杨家将的故事也是由这一时期的抗辽将领杨业的事迹演绎而来。据《安新县志》记载,古安州城即为杨业之子杨延昭所筑,以屯兵御辽。公元1004年,辽国第9次南侵,深入宋境。为此,宋真宗与萧太后订立“澶渊之盟”,约定宋辽以白沟河为界,此后,宋辽边境相对安宁,保持了百余年的和平状态。

清代《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雄安地区局部

京畿腹地

 金、元以后,雄安地区成为京畿腹地,归属建制几经更易。元朝实行行省制度,在中央设立中书省称为“都省”,各地行政机构称“行省”。被都省直接管辖的区域,叫作“腹里”,雄安地区即在腹里范围内。

 公元1399年,燕王朱棣起兵北京,与明建文帝争夺皇位,建文帝派大军北上阻击,前锋部队9000余人进驻雄县。不料燕王趁中秋节之夜大破雄县东门,9000士兵尽数被杀。次年,燕王军队在白沟河击溃朝廷军队,杀伤及淹死者十余万人。东门之变的两年间,雄安地区战事激烈,尸骸遍野。在明代罗洪先所编著的《广舆图》中,可以看到一幅《北直隶舆图》,这是河北省现存最早的单幅地图。在这幅地图上,可以看到明代雄安地区的位置与归属。

 时至清代,中央设十八行省,省下设道、府、县,雄安地区属于直隶保定府。到了民国2年(公元1913年),安州改为安县,民国3年(公元1914年),安县与新安县各取县名首字合并为安新县。民国时期的《河北省分县详图》对此有着详细记载。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雄县、容城、新安三县都曾在上世纪50年代末被撤销,随后又恢复建制,所辖范围几经调整,形成了现在的雄安新区核心区域。 

 金戈铁马,将相忠魂,千年古城,清风依旧。历史的进程从未停止,硝烟散去,尘埃落定。雄安新区的过去、现在、未来,都将在伟大祖国中国梦的建设中攻坚克难,砥砺奋进,再谱新篇。不久的将来,一座绿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新城,将在燕赵大地上蔚然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