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科普
《拾遗记》:赵夫人借地图赢“宫斗”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时间:2018-01-22

前卫

 “吴主赵夫人,丞相达之妹。善画,巧妙无双,能于指间以彩丝织云霞龙蛇之锦,大则盈尺,小则方寸,宫中谓之“机绝”。孙权常叹魏、蜀未夷,军旅之隙,思得善画者使图山川地势军阵之像。达乃进其妹。权使写九州方岳之势。”——《拾遗记·卷八》
   从古至今,地图的载体包罗万象,纸张、布匹、树木、青铜、岩壁、石窟、碑石、丝绸都可用以制作各种类别、功能的地图。而在漫长的地图传承历程中,有一位三国时期的女性,以刺绣的手法,在绢帛上制作地图。此地图不仅构思巧妙、便于携带、永不褪色,而且成为这位女性在帝王身边得到宠幸、赢得“宫斗”的法宝。这位传奇女性就是《拾遗记》记载的三国吴主孙权的赵夫人。
   众所周知,孙权方颐大口,目射精光,长须美髯,度量恢弘,性格隽朗,仁厚而有智谋决断。连一世枭雄曹操都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自然,孙权的后宫少不了勾心斗角。据记载,孙权有夫人七八位,但出身不尽相同,既有曾和孙权门当户对的初婚谢夫人,也有名门雄霸袁术之女袁夫人,还有吴郡豪族小寡妇徐夫人,更有漂亮贤惠的步夫人等等。而皇后潘夫人骄横跋扈,不但视其他夫人为眼中钉、肉中刺,对待宫女下人同样残暴无情,责骂无常。在这样的环境下,赵夫人能够得到孙权的宠爱,且毫发无伤,地图可谓立下了非比寻常的奇功。
   赵夫人入宫就缘起地图。三国鼎立,曹魏独霸中原,刘蜀藏身西蜀,孙吴纵有长江天险,但魏蜀无不虎视眈眈。孙权想要东吴立国持久,必须把威胁降到最低。而降低威胁的唯一办法就是强大自我,巩固国防,熟知敌方。要做到这一点,显然需要一张精确绘有天下山川地理、军事驻防的地图。可是,能够绘制这样精美地图的人才何在呢?
   孙权的苦恼,在丞相赵达看来,并非难事。赵达此人,精通九宫一算术数,异于常人。孙权出兵征讨时,每次都让赵达进行一些推算,结果都像他所说的一样。因此,赵达成了孙权宠幸的大臣,被任命为丞相。赵达告诉孙权,他的妹妹赵氏,精于丹青,绘画技巧非常了得,愿意上献孙权为妾,随时效劳主公。孙权听闻大喜,迎娶赵夫人后,果然如赵达所说,赵夫人的画技神乎其神,对于绘制地图一事,她建议说:“丹青之色,甚易歇灭,不可久宝;妾能刺绣,列国方帛之上,写以五岳河海城邑行阵之形。”大意是:“画出来的地图,时间长了容易褪色,而且难以保存,不如我拿针线,用刺绣的方法,给您绣一张三山五岳、天下城池的地图吧。”
   赵夫人不愧为天才,她所刺绣的地图栩栩如生,颜色鲜亮,或折或叠,便于携带,一时谓为“针绝”。赵夫人的地图究竟有多精妙?《拾遗记·卷八》中有所记载:“虽棘刺木猴,云梯飞(玄鸟),无过此丽也。”虽然天下精巧之物众多,有用棘刺木刻的猴子、有奇匠建造的云梯、还有会飞的风筝,但都没有这幅图珍稀瑰丽。赵夫人凭借这幅地图,在后宫站稳了脚跟。
当然,要在后宫不受欺负,光会刺绣地图还不够。她还能用彩色丝线编织成各种样式的锦帛,可大可小,堪称天宫仙子所织,被称为“机绝”。此外,赵夫人的创新意识极强,奇思妙想很多。譬如东吴的夏 天比较闷热,孙权只能把所用的紫绡帏帐卷起来透气纳凉,可又难防蚊虫,无法入睡。赵夫人看到后说:“妾欲穷虑尽思,能使下绡帷而清风自入,视外无有蔽碍,列侍者飘然自凉,若驭风而行也。”只见她将自己的发丝一根一根剖开,用胶粘合在一起,做成一幅帷幔,挂在孙权床榻,立刻使房间里清风流动,而又防止了蚊虫叮咬,从而被称之为“丝绝”。孙权将这件帷幔随身携带,视为珍宝。
   依靠“针绝”“机绝”“丝绝”,赵夫人赢得了“三绝夫人”的美誉,并在激烈的后宫争斗中独树一帜,谁也无法撼动她的特殊地位。只不过后来孙权向赵夫人的兄长赵达索要“九宫”“一算”秘笈被拒后,对赵家逐渐冷淡。而后来东吴亡国,树倒猢狲散,赵夫人出宫而去,再不知其踪迹。
   对于这位赵夫人和地图的奇妙事迹,《历代名画记》《太平广记》中也有所记载,但现存的正史却没有相关收录,堪称旷世之谜。而对于《拾遗记》这部书,争议颇多。《拾遗记》又名《王子年拾遗记》,是东晋时期的一个方士王嘉所撰,共19卷220篇。《拾遗记》记载的许多事情不见于正史,往往荒诞不经。但该书充满奇思妙想,引人入胜,可作为了解当时风土人情、方家文化、民间传说的重要参考。可惜的是,因为王嘉所处乱世,这部作品的诸多典章被遗失不知其踪。直至南梁,出身皇族的小说家萧绮慧眼识珠,发现了这部奇书,经过收集整理,合为一部,改编为10卷,方才流传于世。殊为难得的是,流传至今的《拾遗记》保留了赵夫人的记载,让我们在获悉三国时期地图的重要作用之外,还可一窥两晋时代方士作家对于地图的认知、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