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科普
山东的古石刻地图
来源:国家测绘局国土司 时间:2018-01-10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绘制地图的国家之一,有悠久的历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唐、宋时期出现的以青石为质底的石刻平面图,有一些一直保存到现在,是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由此可以了解到当时的制图方法和水平。

现存山东的石刻地图为数不多,《述异记》记载了春秋时精通多种工程技术的建筑工匠鲁班创造了最早的石刻地图,雕刻了《九州之图》。山东省长清县灵岩寺天王殿内现存有金明昌六年(公元1195年)上石的《济南府长清县灵岩寺明昌五年上奏断定田园记碑阴界至图本》(简称界至图),距今已有800余年,是迄今所看到的山东现存最古老的石刻地图。

灵岩寺距济南90里,所在地称灵岩山,属泰山12支脉之一,位于泰山西北约20公里。灵岩寺范围金代以前未见文献记载,现在的灵岩寺是宋代遗址,与界至图所绘基本一致。界至图属专题地图,对于研究地图制图的发展沿革,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该图碑总高2.5米,宽0.97米,碑面除几处砸痕外,基本是完好的。正面镌刻着乡贡进士周弛撰写的碑文———《十方灵岩禅寺田园记》。背面上为图名,中为地图,下为图记,详细记载了灵岩寺的四至,以明示寺界范围。古地图不像现代的地图建立在数学基础上,可以用经纬度与坐标网格按比例直接表示各地物要素间的距离和方位,故只好在图以外,以冗长的文字来说明各地物间的方位及道路的远近,这种图文集于一碑的形式,在古地图中是常见的,在上述石刻图中表现的尤为突出。

古代的地图为呈献皇帝阅览,地图的方位均依照皇帝的坐向(坐北朝南)绘制(即上南下北形式)。界至图虽然没有注明方位,但从图上所表示出的地物分布与现今地物对照,可以得知与现今地图方位的绘制是一致的,即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正是该图的可贵之处。从制图方法看,界至图采用的是我国传统形象的对景图画法。所谓对景图就是把山形形象地绘在图上,具有方位意义的地物按其特征形象绘制,注重地物要素的形象化和整版图的艺术性。界至图主要采用山水画式的表现手法,即以形象绘画记载各种事物,表示位置、方向,给人一种直观、形象、易读的感觉。从刻绘技术看,线条光滑,弯曲自然,可清晰地辨认所表示的主要内容,所反映的金代灵岩寺庙产情况,与现在大致相仿。但不足的是界至图没有比例关系,图内反映的内容也很少,这与当时的科学技术发达程度有关。历代统治者有“得地图则得天下”的思想,把地图作为权力的象征,视地图为机密,深藏秘府,很少流传于民间,故而先进的制图方法得不到应有的推广和发展。如西晋时期制图学家裴秀的制图六体,早在界至图之前几百年就创立了。西安碑林中南宋初伪齐阜昌七年(公元1137年)上石的图碑《禹迹图》,在绘制方法上采用了计里画方技术,均比对景图画法要进步。

除上面说到的界至图外,还有一些涉及山东的石刻图一直保存至今,成为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如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主管治理黄河的官吏刘大和在疏浚黄河完工后,立《黄河图说》碑一块,绘制了自古以来黄河泛滥最严重的河南、山东一带的地形图。《黄河图说》左上角记述明嘉靖十四年以前160多年中5次疏浚治理黄河的经过,右下角为刘大和对治河的意见,这些记载为研究黄河变迁史及治理工作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此碑现置于西安市碑林第四展室里。另外还有置于山东曲阜孔庙内的上石年代不详的《阙里图》碑、《孔庙图》碑,现存山东省邹县孟庙里的《邹国图》碑,现存湖北省的《鲁国之图》碑等。《鲁国之图》碑于南宋绍兴二十四年(公元1154年)刻石,它虽然不在山东,但刻绘的却是山东曲阜的城图,底图是由兴国军学教授于舜凯游学四方时,在山东袭庆府(今兖州一带)得到的,并带回湖北收藏达30年后献于郡府摹刻上石。其目的是让州学的学生了解孔子教育、生息之地,加深对孔子的信仰。据了解,这幅图也是现存最早的曲阜城图,它对研究三孔遗迹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中国测绘报2003.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