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科普
中国古地图与山水画
来源:国家测绘局国土司 时间:2016-04-21

传统概念上的地图是按照一定数学法则,用规定的图式符号和颜色,把地球表面的自然和社会现象,有选择地缩绘在平面图纸上的图。中国山水画是描写自然山川为主体,通过自然景观的表现,赋予自然以文化的内涵和审美的主体意识。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古今地图与山水画的内涵不可避免地都存在很大的不同。就地图来讲,人们对地球的认识,对数学知识的多寡,缩绘的手段的异同等,都影响着地球表面的自然和社会现象反映到平面上的结果。但不论最终表现的结果如何不同,制作地图的目的为其实用性是无庸质疑的。现如今,地图制图和中国山水画艺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学科,但在我国古代,地图与山水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亦图亦画的现象还是很多的,有些图明明是地图,却画着相当精美的山水画。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里就收录了古代著名制图学家裴秀的《地形方丈图》,天文学家张衡的《地形图》,这里并没有把实用性的地图和艺术性的山水风景画,明显地区分开来。

历代名画记》中说:“夫画者……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发於天然”,地图也是一样,应该从原始图画同体分离出来的。人类从原始蒙昧中进化,到新石器时代,就开始有了记录周围环境和生活情景的原始图画,我国阴山原始岩画,经过专家鉴定,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近代,历时上万年,原始图画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又演变为三个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三个分支:绘画艺术、象形文字和原始地图。

古山海经是我国最早的原始地图,他记录了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山川、道里、民族、物产、祭祀和远古神话传说等。据说原书中有附图,称为“山海经图”。在图上一定画着简单的山水,但是画的精粗、美丑因地图绘制者不同而不同了。古代地图常常由画家绘制,《历代名画记》列举的三国时期著名画家吴王赵夫人,不但画‘江湖九州山岳之势’,而且刺绣‘五岳列国地形’,这就是把地图刺绣成艺术品了。该书还收录了晋代著名制图学家裴秀的《地形方丈图》,天文学家也是该书收录的东汉著名六画家之一的张衡绘制有《地形图》,这些都应该是堪称为艺术品的地图。但他们被列入‘述古之秘书珍图’下的,用张氏的话说:“古之秘画珍图,固多散逸人间,不得见之。”在这里地图也当作了山水画被收录。

山水画成为一种绘画艺术,不仅仅是由地图上的山水蜕变来的。究其原因,大概自东汉以后,我国佛、道二教渐渐兴盛,而佛寺、道观都是向清静的山林发展。外加连年战乱,社会上弥漫着消极悲观的情绪,一般在野的士大夫为了逃避现实,多数隐居于山林,在南方人烟稀少的山林川泽逐渐被人开发利用。为了记录新开辟的山林、寺观和庭院、名胜,当时有不少的记序。这些记序都是当时文人的作品,其中有善于绘画的文人和宗教信徒,便画成兼具地图和写生艺术的山水画了。晋代戴逵的吴中溪山邑居图,宗测的永嘉邑屋图,可说是城邑的写生,同时也是一幅城邑地图。宗测的祖父宗炳好山水,‘凡所游历,皆图于壁’,在年老不能出游的时候,凭借想象看着挂满墙壁的山水‘卧以游之’。这许多山水名胜图以及记序等,是后来山水名胜志以及寺观庙宇志的初祖。我们因此想象到中古初期类似地图的山水画,大概也就是亦图亦画的样子。一切艺术来源于实际,山水画也不例外,全凭艺术想象而完全脱离地图作用的山水画,恐怕是后来发展的结果。

具有实用意义的古代地图不能等同于山水画,一幅制作精良的地图可能是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在《历代山水名画》就不乏称为地图的山水画,如前面提到的裴秀的《地形方丈图》、张衡的《地形图》等就是兼有地图和山水画性质。但是一幅画有山水的图画,是不能简单地归类于地图的。

国家社会发展的需要,刺激了地图的产生和发展,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地图就已经被广泛地应用于政治、军事等方面,因为当时战事频繁,没有相当准确的地图,行军打仗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制作地图和画山水画的初衷是不一样的。绘制地图的人不管自然环境好坏,也不论自己快乐与否,一定是表现了世界的真实内容。显然制图者也有快乐的心情,但他要表达的是真实的世界,而不是自己的快乐世界。如西汉李陵‘将其步卒五千人,出局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营;举图所过山川地形,使麾下骑陈步乐还以闻。’可见李陵出局延一带以前没有准确详细的地形地图,直到李陵把他行军所经历的知识画到地图上。赵充脱也说:‘百闻不如一见,兵难险度,臣愿驰至金城,图上方略。’东汉李恂‘慰抚北狄,所过皆图写山川屯聚落百余卷’,这些图都是根据实际行军作战的人亲身经历写实画下来的,为了行军打仗,当然画的比较确实可靠。

地图的制作一般是参照旧图制作,制作过程中能够修改补充的,对地图进行了尽可能的完善。裴秀根据‘旧天下大图’缩制《地形方丈图》,‘旧天下大图’大概是魏政府所应用的地图,也就是汉代所谓‘司空郡国舆地图’相传下来,在平定吴之前,西晋没有统一,司空图中关于吴的地理记载恐怕仍是三国初年的旧图,裴秀所绘制的地图,关于吴方面的一定是简略而陈旧的。不过此时,蜀国已经平定,所以在禹贡地域图序中说:‘蜀土既定,六军所经,地域远近,山川险易,征路迂之,校验图记,罔或有差。’可见他曾经根据平定蜀时的行军经历,增补了一些内容,校正了一些地图上的差错。古代地图上带有疆域、城邑,但常常更新很慢,往往出了问题了才去查找旧图。西汉匡衡因为旧图疆界的错误,多收了田租。被人告之‘专地盗土’,匡衡因此而丢了官;三国时期孙礼以旧图为凭证,解决了清河、平原两郡争论了八年的土地诉讼案。这些都是古代地图被应用于政治、军事方面的例子,同时也看出古代地图不常常被更新,但发现问题后,也在不断地被纠正和完善。

制作山水画与地图当然不同,山水画是人们亲近自然,画家抒发自己的情感,观赏者陶冶自己的情操的一种载体。山水画里要要表达作者的思想和情绪,要体现出画家对山水审美的主体意识。

山水画的兴起,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在当时社会背景下,文人墨客寄情于山水,但多数文人是自画、自赏,比如宗炳,‘善琴书,好山水’,‘凡所游历,皆图于壁,坐卧向之’。对山水园林从单纯的模仿到简单地概括,但始终以‘自然’为基本元素。到隋唐时期,社会兴盛,大量华丽宫殿、园林的兴建也促进了山水画走向了全盛的阶段,山水画变革为追求一种如诗如画,‘神似’的境界。魏晋时期,社会科技的发展,也促进了地图理论的发展,著名制图学家裴秀总结出了制图的准则,也就是制图六体论。晋书裴秀传引禹贡地域图序:“制图之体有六焉:一曰分率,所以辩广轮之度也;二曰准望,所以正彼此之体也;三曰道里,所以定所由之数也;四曰高下,五曰方邪,六曰迂直,此三者各因地而制宜,所以校夷险之异也。”裴秀的制图理论看似平实,但直到明利玛窦引进世界地图以前,一千余年之间的地图绘制方法上没有跳出这一准则,而且大多数还没有认真采用该方法制作。

地图与山水画的起源相同,在他的发展过程中有交叉的部分,有些精美的地图也可称为是山水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地图和山水画绘制的初衷、绘制的手法和最终的结果差异越来越大,到明利玛窦引进世界地图,用西方测绘技术手法绘制地图后,现今的地图和山水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学科,地图是一种理性的科学的成果,而山水画是一种感性的惟美的作品。

明利玛窦引进世界地图,同时把西方的经纬度测量和经纬网绘制地图的知识带到了中国,但这种方法在明末和清顺治期间都没有得到朝廷的重视,直到清康熙、雍正、乾隆时,利用西方测绘技术进行了大规模的全国测量活动,1718年进呈给康熙皇帝的《皇舆全览图》是我国第一幅实测性全国地图。当西方制图技术在我国流行一时,我国传统的绘制地图方法还很盛行,如清代乾隆年间武进进士钱维城绘制的《避暑山庄全图》(图1),这是一幅皇家离宫专题地图,该图内容详细,画技精巧,色彩丰富,图象逼真,是我国古代同类地图中的精品。从1602利玛窦引进世界地图,到1708年我国开始实测中国全图,直到1840年鸦片战争,我国传统制图技术和西方制图技术在中国并存。

西方测绘技术引入,经纬度实测提高了地图的精度,抽象的符号化表达规范了地图制图,促进了我国测绘科学的发展。用这种方法编制的地形图,使人能更准确而清楚理性地洞悉我们的版图,为我们现在地图制图广泛使用。但这种形式的地图,理性而严肃,适合于表现比较大的区域,用于政治、军事等方面。

中国传统制图方法有它自己的优势,有些是西方测绘技术无法替代的。比如传统的山水画绘制地图,不仅在我国古代有,现在国外也有类似的地图,如2005年德国某处旅游景区的旅游图,表现手法类似我国清代的《避暑山庄全图》。在维也纳的街区图中,著名的景区都用写实的图片作为表示的符号,一目了然。对于范围较小的名胜景区、园林全貌等专题图来说,采用中国传统的地图画法更清晰而直观。在西方测绘技术引进我国并开始流行期间,我国传统技术与西方测绘技术并存,并有用中国传统计里画方方法绘制的《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图》,以及《避暑山庄全图》这种地图精品佳作的出现,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如今传统制图方法绘制地图,也有一些,如2008年北京奥运场馆旅游交通图,但这些图一般处在插图,补充的位置,真正以我国古代传统制图方法绘制的精品佳作,哪怕是改良的品种,还没有看到。

中国古代地图与绘画艺术是分不开的,地图常常是请画家来完成。而如今地图制图作为一门理工科专业,尤其是计算机制图的快速发展,编制地图人员不做有绘画基础的要求。但在弘扬民族文化的今天,作为地图制图工作者,应该具备一些绘画基础,在抽象化、规范化的地图成果中,多绘制些亦图亦画的精品佳作,为子孙后代留下的文化宝库中增添新篇章。(李占荣2008.6.17)